当年我所在的小学时蒙汉混合班,由蒙古孩子和汉族孩子组成。当年办理不合分成蒙派和汉派比赛摔跤。但是蒙古孩子天生占优,身体强壮的我自然成了汉族孩子的顶梁柱。凭借我的出色发挥使得汉族孩子不至于被欺负的那么惨。这情况直到六年级毕业,我赫然看见毕业证书上我的民族一栏里写着蒙古族。那年,12岁的我第一次体会到了乔峰的痛。。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