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晨,买根地沟油油条,切个苏丹红咸蛋,冲杯三聚氰胺牛奶,吃完开着锦湖轮胎的车去上班。中午,瘦肉精猪肉炒农药韭菜,加一碗石蜡翻新陈米饭,泡一壶香精茶。下班,买条避孕药鱼,尿素豆芽,膨大西红柿,回到豆腐渣工程天价房,开一瓶甲醇勾兑酒,吃一个硫磺馒头。饭后抽根高汞烟,钻进黑心棉的被窝。—-为什么我还能顽强的活着?终于找到答案了: 因为从小我们就打了山东贩卖的疫苗……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