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子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他用铅笔写作业,我发现有个字写错了,他找了好大一会儿,却没找到橡皮擦,最后我们俩几乎同将手指伸到嘴边,蘸上口水后,又不约而同地将手指伸向那个错字。此时,站在我们身后的我媳妇再也忍不住了,笑着说:这玩意也遗传啊!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