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我照例在下午5点下班回家时,发现妻子那天情绪不佳,其结果便是短兵相接和令人不快的态度,我的所作所为没有一样是对的。 
到了晚上7点,事态还不见好转,于是我提议我走出去,假装刚到家,然后一切从新开始,妻子答应了。 
我出门后,再一次进来说道:“亲爱的,我回来了!” 
“你刚才上哪儿去了?”她厉声问道,“已经7点了。”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