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龟幸之助:“一灰又在找树叶写诗吗?”松鼠一灰:“对啊。”乌龟幸之助:“真希望你能写出流传到很久的诗。可惜我帮不上什么忙。”“怎么说?”“刻在龟壳上的诗可以流传到很久……”“滚!”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