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午吃火锅。我妈任总调度,一次次舀起不同食材问:“腐竹熟了,谁要?”“娃娃菜谁要?”
宛如拍卖会主持。
但我们都很矜持,推三阻四。
终于她怒了,“豆腐快烂了!你吃!”“肉老了!一人一块!”“椰奶买了怎么不喝啊?喝!”。。。边吆喝边雷厉风行地填塞给我们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