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曾经喜欢过一个学医的女孩子,和她一起去上课。那天不知道老师是抽风还是什么,开始讲如何下药让丈夫不明原因猝死。有半年的吃法,1年的吃法,10年的吃法。看着她明眸认真的做笔记,我下定决心和她做好朋友了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