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居然看懂了 好邪恶
一个亚洲医生来到非洲某部落工作,一天,酋长找到他,很愤怒的问:为什么我小老婆生的孩子是黄皮肤的?医生一听,很慌张,试图解释,于是指着外面的羊说:看见没有?所有的羊都是白色的,而这只是黑色的…话未说完,酋长已经用枪顶着他的脑袋:只要你不把这件事说出去,你和我老婆我就不再追究!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