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生完孩子,因为对麻药不敏感,所以麻醉师给我加了镇静剂,这两天始终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。那天房间里特别安静,我在半梦半醒之间,看到这样一幕:我那肉肉球一样的宝贝在床上酣然大睡,她爸爸双腿跪在床边,用嘴一遍又一遍亲吻孩子的手,但最令我忍俊不禁的是,说他爸是亲还不如说是舔,怎么当了爹,物种都变了……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