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买了一个镶了白色水钻的发卡,和金喜善经常戴的那种一样。买完后,我立刻戴在了头上,美滋滋地问丈夫:“我像不像金喜善?”丈夫看了一眼说:“把脸捂上真的很像啊。”到家后,我越想越生气,继续不依不饶地纠缠丈夫:“那我不把脸捂上又像谁呢?”丈夫兴奋地说:“闲人马大姐!”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