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岁的时候在树底下吃冰淇凌,发现白花花的冰淇凌有一大滴掉在了腿上。
本着不能浪费的原则,用手指沾了厚厚的一层放到嘴里,舌尖在指尖盘旋品味,突然发现口中没有甜腻,只有苦涩,浓郁的酸味,甚至还有点辣。
心中费解,低头看手中的冰淇凌,又抬头看树上的家雀儿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