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、一日上电脑课,有一排同学的电脑死机了!
于是一位同学站起来说:“老师,电脑死机了,我们这排全死了。”
这时,许多同学都说:“我们也死了。”
这时老师问:“还有谁没死?”
只有一位同学站起来:“我还没死!”
老师奇怪的说:“全班都死了,你为什么没死?”


2、同桌(这家伙平时坏着呢)问我:“你知道肛…门有什么作用吗?”
我说:“便便。”
“还有呢?”
“放屁。”
“还有呢?”
“还有?…啊!你好流氓也!”(脸红)
“你想到哪里了啊,我是说还可以夹断大便呀!”
“&%#$%^&!@#”


3、美国轰炸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,全校愤然,第二天,校方出了十辆大客车送学生到市中心集会声讨美帝国主义的罪行。偶寝室兄弟为表诚心,没坐车,徒步二十公里走到了那里。途中不免口渴,老大买了可口可乐,老六却不喝,说要抵制美货。偶劝他:“就当这是美国大兵的血吧,岳武穆不是教偶们笑谈渴饮匈奴血吗?”


4、我失恋,郁闷消瘦无法排解。老爸看在眼里急在心中,但几十年没做亲子教育一时半会儿也不知如何开导。一天又是吃不下饭,问也不答,老爸又急又疼,一拍桌子:“你也是党圆,,我也是党圆,我们党圆和党圆之间有什么不可以谈的!”失恋中的我硬是被这句话笑喷了饭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