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次坐火车,有一人脱了鞋,那味儿叫一个大啊对面一哥们说:”这味儿都进入我心里了。“我这憋着笑到内伤这不是gc,他说完,我旁边的一起坐车的二货室友醒了,大吼一声:

 

  “列车员,厕所爆炸了吗?”一车人瞬间hold不住了…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