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子今年十五岁,最近学校发了一封信,要他们到移民与登记局做居民证。他一脸兴奋,终于可以拿到一张伴他一生的“登记”,他认为“登记”和学生证不同,“登记”代表自己长大了。那天下午,我特地带他到移民与登记局办手续。到询问处登记后,有关人员叫我们先到某个房间验血型。放眼观望,都是来自不同学校的男女学生,年龄相仿,应该都是学生,大家都很有秩序地耐心等候。拿到“成绩”的人,表情都不同,有人欢乐有人愁,我心里犹疑:又不是考试成绩,何必在乎?我开玩笑地问儿子:“你希望自己是什么血型?”“当然是A型,而且是A 。”他毫不犹豫地说。我自己是B型,老公是A型,儿子希望自己是A型,我心想大概他比较崇拜爸爸吧,我发出会心一笑。

不久轮到我们了。工作人员很熟练地在儿子的手指头抽了少许血,分别滴在画上A、B、AB和O不同栏的板上,然后在上面磨啊磨。儿子目不转睛地注视着,看他那紧张的神情,我又想笑了。很快的,其中O型那一栏起了变化,跟着工作人员在纸上写上“O ”。科技一日千里,三分钟就大功告成了。

“不错啊!O型的人真伟大,可以把血捐给任何人。”踏出验血室,我只顾着讲话,没有注意到儿子的脸色也像那块验血板一样起了变化,他闷闷不乐,神情木然,我忍不住问:“你怎么啦?O型不好吗?”他哭丧着脸说:“我不要O型,我们班上很多同学都是A型,我每个科目都是A等,‘O’多难看呀!”我拍拍他的肩膀,笑着说:“傻孩子,这是血型啊,又不是成绩。”他突然转过头,一脸正经地说:“妈咪,我要换血,让它变成‘A’,可以吗?”我默然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