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国外教中文,最头痛的是外国学生对于细腻的中文语法难于掌握。
一天,我费尽口舌反复解说“看见”、“看”、“听’、“听见”等词不同用法后,一个洋学生兴致勃勃地造句:“今天早上我到学校的时候,我看你的女朋友,可是她不看我,我叫她,她不听我。”
下课后,另一个洋学生跟我道别说:“老师,我们明天互相看。”
我不禁暗暗自语:“不看也罢。”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