省城工作的儿子,用一百八十元买了一件鸭绒风雪衣,寄给在农村的父亲。父亲一生劳苦艰辛,省吃俭用。老人要是知道这件风雪衣花了一百八十元,那还不心疼出病来。于是他写信说买的是减价货,只花了八十元。
  父亲收到风雪衣:“好老天爷!一件袄就八十元?”他舍不得穿,拿到会上卖了一百元,并给儿子写了回信:“你捎的风雪衣我卖了,还挣了二十元。你赶快再买十件捎回来,爸还能给你挣二百元。”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