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根宝,要听儿不要命。甭管人家听儿多大的牌都敢点。有时看见另 
两家要急,也能一拍胸脯发誓,点炮包庄。 
戚务生,三圈不开和,一会儿觉得手背,一会儿怪上家盯的死。好不 
容易上庄,眼见起手7小对摸一上听儿,不禁喜及而泣, 等再摸两轮定睛 
细看,咋成了相公? 
迟尚斌,不好大和,擅于小屁和。并且盯下家盯的特死,碰着有人上 
听儿,宁可把牌掰了也不点炮。听儿清龙的牌都舍得黄庄。 
金志扬,最是吾辈性情中人。和了几把便志得意满,并能将自己的远 
见向人表白一番。赶上有人听儿牌,便能极力煽动没听儿的人试炮,极少 
或点庄,不时还能憋个杠。实在没法,咱加他一磅。 
还有一人名字实在羞于启齿。此人最爱坐庄,且坐了就不下,其理由 
是,打牌的人是我凑齐的。此人又专好点炮,咱到头了也就是一炮三响, 
他能一炮十亿响。并且又有了新的连庄理论,曰:死猪不怕开水烫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