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婚后的二天,阿Q碰到好友阿P。“哥们,洞房花烛夜,给小弟讲点荤的……”阿P笑问。“别提了!兄弟。”阿Q苦言:“喜酒醉人,又睡得迷糊迷糊,起來后,往太太忱头上放了二百元钱……”“完了,完了!嫂子肯定要发火。”“她要是发火,给我两耳光我都高兴……”“咋了?”“她找给我五十元钱,叫我趁早打的走……”
和闺密去鬼屋里玩,因为我胆子小,而且里面乌漆抹黑的和迷宫一样,走着走着就和她走散了,吓得我眼泪哗哗地流下来,妆都哭花了,好不容易找到两个扮鬼的工作人员在那吃盒饭,于是上去问路,吓得他俩一哆嗦:“哎呀我的妈呀!你吓死老子了!”
夜晚正和老公啪啪啪…突然老公停了,叹道:这床吱吱吱的响声好大,让书房的儿子听到就不好了…我赶紧把他拉过来继续干活,说:没事,我声音大点儿子就听不到床响了…说完,我大声叫:那就是青藏高原…啊啊…啊… 啊啊…啊… 啊啊…… …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