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起床,睡得迷迷糊糊地挤上公交,忽然觉得JJ一紧,低头一看,是位小朋友车上站不稳抓了个能够到的“把手”,小朋友看看我然后把手放开,我闻到股槟榔味,也没多想,就又迷迷糊糊的下车了,到了公司结果让见到我的人都认识我了……一只小爪印清晰而且适合的印在了裆中央。嚼过的槟榔汁是血红色的。。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