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惧内者,忽于梦中失笑,其妻摇醒他问:“你梦见何爷?如此得意。”
丈夫不能瞒,说:“梦娶一妾。”
妻大怒,罚跪床下,起来拿家法打他。
丈夫说:“梦幻虚情,如何认作实个?”
妻子说:“别样梦许你做,这样梦个许你做。”
丈夫说:“以后不做就是了。”
妻子说:“你在梦里做,我如何知道。”
丈夫说:“既然这样,待我夜夜醒到天明就是了。”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