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哥们,割了包皮。有天不知道怎么把线涨坏了。小jj上全是血埃不知道是哪里流出来的。他果断拿盆打了一盆水.我说你干嘛?他没理我。把小jj放水里说:”快来帮我看看哪里在冒泡。”尼马补胎埃。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