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哥睡觉特沉的那种,零五年时表婶给他找了个保安的工作。这货上了一个月不到就被炒了。原来那天轮到他值晚班,来了小偷把他的值班室搬的只剩下他坐着睡觉的椅子了。我哥从此以后再也沒敢干保安这一行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