床前明月光,想喝疙瘩汤。 春风又绿江南岸,明月何时烤冷面。人比黄花瘦,犹记锅包肉。小荷才露尖尖角,一看排骨炖豆角。月落乌啼霜满天,松仁玉米地三鲜。君问归期未有期,来盘榛蘑炖笨鸡。我劝天公从抖擞,煎饼果子配鸡柳。在天愿作比翼鸟,街边坐等吃烧烤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