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加班到半夜,所有人都眼皮打架,一姑娘哀叹:“我现在真想变成一个‘因’字。”众问其故,姑娘说:“就是一个人四肢平摊躺在大床上。”话音刚落,旁边一男同事嘟囔:“困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