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我在圆环吃路边摊看到两醉鬼真没把我给笑死
醉鬼甲∶你醉了吗?
醉鬼乙∶没醉
醉鬼甲∶你说你没醉啊你说话舌头都短啦
醉鬼乙∶你的舌头也不长了
醉鬼甲∶你说你没醉是吧!好!(顺手拿出一个手电筒)
醉鬼乙∶干什么?
醉鬼甲∶(把手电筒打开)你瞧这手电筒不是照出一条光柱吗?
醉鬼甲∶你要是没醉就顺著这光柱给我爬上去
醉鬼乙∶你别唬我,我懂!等一下我假如爬上去你把手电筒关掉我摔下来怎么办啊?

迂公外出喝醉了酒,双眼朦胧,冲冲撞撞地赶着路。当他路过鲁参政住宅大门时,一阵恶心反胃,“哇”地一亏待声吐了一地,腥味难闻,令人掩鼻。
门人见了大怒,喝道:“哪来的酒鬼狂徒,竟敢对着大门吐泻!”
迂公不服气,醉眼乜斜地说:“你昨唬什么?谁叫你家大门对着我的嘴巴开的!”
门人失声笑道:“大门早就这样建的,又不是今天才朝着你嘴巴建造的!”
迂公指着自己的嘴巴,说:“嘿,老子这张嘴巴,也生了好几十年了!”

那个大声说话的人我最了解了,他从来不相信任何人,当他还是个婴儿的时候,就自己换尿布。
那个戴眼镜的家伙我很熟悉,是个讲究效率的聪明人,经常见他拎著收音机,端著报纸上WC,而别人说,他居然还在扎马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