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鸿渐很滑稽,但就是怕妻子。
一年,丈人死了,按当地风俗,安鸿渐要身着素服哭于门口的路边。
妻子把他喊到灵帐中责骂道:“你哭的时候为什么没眼泪?” 
安鸿渐说:“你见到没泪时,是已经被手帕擦干了。”
妻子严肃地说:“明日一早出棺,一定要哭出眼泪来!”
安鸿渐只得诺诺应命。但哭不出眼泪实在是无法,就在出棺前,用一种较宽的手巾把湿纸头夹在中间,扎在额头上,每次叩头,总用力撞地以挤出水来,还装着嚎陶大哭的样子。
刚哭罢,妻子又把他喊入灵帐内,一看大惊,说:“别人眼泪都从眼中流出,你怎么会从额上流出的啊?” 
安鸿渐答道:“你难道没听说过,‘自古云水出高原’吗?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