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得那年我十九。冬天。我接一个很久未见的朋友。在公交站台。拿着半瓶怡宝。等人是无聊的。怡宝喝完了。有点冻手。脑子一抽,自己去公厕生产了大半瓶37.5。拿着捂手。估计只有我能干的出来。又一会朋友到了上了公交回家。因为很久没见。聊天自然话多。情到深处我打开瓶盖喝了一口37.5。朋友看着我的脸色不对问我怎么了,我说了四个字水里有毒!然后立刻下车吐了。我朋友打了120,我都蒙圈了。也是那天我才知道120是要钱的,呵呵。。。。。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