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姓女子,某局秘书,未婚先孕。
其母哀,逼问何人种。
女曰:一言难尽。
母捶胸,泣曰:作孽啊,作孽! 孩子总得有父啊!
女低首不语。
良久,答曰:女不孝,非不肯告,实是难定!不过,女已为孩子取好姓名。
母无奈,叹曰:也只能如此,随母姓吧。
女答:非也,不姓王,姓郭。
母奇:为何?
女羞,曰:某日,女上午刚与高书记好,中午李局长又上;下午,陈主任也接着来; 女焉知是谁的种?无奈,只好取高书记的头,李局长的身,陈主任的耳朵,凑起姓郭吧。
母顿足,曰:也罢,也罢;再给孩子取个名吧。
女答:名也有了。就叫春海吧,郭春海。“三人同一日,每人一点水”!
言毕,母女抱头痛哭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