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妈以前教过一个学生,读书的时候普普通通没有什么存在感,毕业之后倒是逢年过节就给我妈发祝福短信,有时候春节还会来我家看看。当时我妈还感慨,教过的那些好学生一个个都没了音讯,就他一个格外有心 blahblah……

直到有一天他跟我姐表白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