‍‍‍‍大学期间,宿舍一起去玩。
火车上,一男脱了鞋,那味儿叫一个大。
我舍友:“这味儿都进我心里了。”
周围人大笑。
过了一会儿,我另一个舍友惊醒:“列车员,列车员?”
列车员过来,舍友:“厕所爆炸了吗?”‍‍‍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