悟空:“师父,路上我见一盲人打着灯笼走路,一个瞎子打灯笼有何用?”
师父:“如果他是怕他人看不清路,这是儒家;
如果他是怕别人撞到他,这是墨家;
如果他认为黑夜出门就得打灯笼,这是法家;
如果他认为想打就打何必问,这是道家;
如果他让你猜,这是释家;
如果他是装瞎,这是政治家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