吾一室友Y君,酷爱音乐,沉迷于其间不能自拔,每日晚饭后练声不辍。然而他的歌喉却委实叫人不敢恭维,一开始时,众室友纷纷抗议,民怨沸腾。 
“Y君,你还让不让人活了?” 
“行行好,我连今天的午饭都快吐出来啦!” 
“我说Y君,你别再折磨我了,给我一个‘痛快’得了!” 
。。。 
可Y君性情敦厚坚韧,偶尔一笑置之,不为所动,仍“负重前行”。时间一久,大家倒也习以为常了。每每谈起此事,大家都说是“久居其中,不闻其臭”了。 
近日,Y君忽然心血来潮,买来一把二胡,立志“弃声从乐”。众人皆弹冠相庆:那让人痛不欲生的歌声听不到了,受苦受难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了! 
好景不长,一周后,某室友不由得大发感慨:“听了Y君的二胡后才知道,以前我们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,现在我倒宁可天天听他唱歌。他拉二胡的声音实在是太恐怖啦!” 
大伙儿连连称是,然后叹息不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