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自己的国土,一切都感觉轻松下来。由于忙碌的关系,所以很 
快地就忘记泰国所发生的那事件了。也这样地又过了两个星期。那一 
天是星期四,为了赶着报告而待在社里至深夜。当我准备离去的时候 
,有些许模糊的小孩嘻戏声傅至我的耳里,虽然声音很细小,但在夜 
深人静的环境中,听起来却是如此的清晰。这令我有点毛骨刺然,试 
想想,在如此情况下,听到如此不合逻辑的声音,谁也不会有这样的 
反应呢?我赶紧收拾一切,心里一直慌张的找借口来安慰自己那声音 
是虚构的,以便平静自己的心灵。当我踏出工作室时,我知道不能再 
欺骗自己了。因为在我眼前的,已证明事实。有一位十月大的小孩蹲 
在门口走廊中自个儿玩着他的小机车。时不时口里发出嘻笑声,似乎 
很享受般。我的出现并没有打扰他,反而目中没人般在沉溺着玩他的 
宝贝玩具。我能感觉出他就是曾在我梦中的那位小孩。我轻步地擦过 
他身边,他依然视若无人,当我回头时,他终于抬起头来望我一眼。 
他的眼神带有一点怒意,可能是生气我在泰国向他不道而别的关系吧 
?如梦中一样,他依然向我叫了声:” 爸爸! “。然后继续玩他的玩 
具。我一遍迷惘,脑海里只想离开此地,于是我加快脚步赶紧飞似般 
逃到外街,人海比较多的地方。 
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这样地又是说过了一个星期。没有什么事发 
生,一切都处之泰然。他的影像也再次逐渐在我脑海里腿去。 
某一天,我向老总请了几天的假,为的是到美国德洲参加朋友的毕 
业典礼。毕业典礼后那一晚,大伙儿们都到酒吧庆祝一番,尽情的欢 
乐与喝酒。那一夜大家都过得很开心,天南地北,无所不谈,当然我 
也说出了我与那鬼仔之间的经历。大家都不相信我,因为我是报导者 
,最会篇织古灵精怪的故事。所以大众们都认为我娱乐他们。我也不 
诸多争辩,因而就只一笔带过去。大家都吃喝玩乐至午夜大伙儿们才 
心甘情愿回去。驾车的人是我,因为众人皆醉,唯独我清醒。路途中 
,我徒然刹车,大家都东奔西倒,一直责怪我的不是。坐在我一旁的 
朋友看见我脸色有点不妥,于是关心问道:” 你没有事吧?” 。我将 
车驶在道路一旁问道:” 你没有看见前面有个小孩站在路中央向我们 
招手吗?” 大伙儿听了,又以为我在做弄他们,打趣地向我做个鬼脸 
,令我哭笑不得。坐在我旁边的朋友知道我有点惊怕,所以安慰我道 
:” 放心吧!没有事,也许刚才你喝多了两杯,有点眼花了啦!来让 
我驾车吧!” 我只能向他一笑置之,保持沉默,因为我知道这一整晚 
我喝的只是果汁,一点酒精成份也没有….. 
由于宿室的涌挤,所以送完朋友回家后,我独自回到酒店休息。那 
一晚我的心一直跳个不停,每一下的心跳声彷如暗示我不幸的时刻即 
将到来。一整天的忙碌,我也累了而且身体也有些不舒服,所以很快 
就进入梦乡。在迷迷糊糊中,我再次看见他的出现。这次,他右手拿 
着一杯水,左手拿着一些药丸,走近我并指示要我吃下那些药丸。我 
能感觉到,倘若我吃下这些药丸的话,我就能长久陪伴那位小孩。但 
我还是吃下,因为我一点反抗力也没有…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