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件事情是我在当兵的时候,台中的某一个单位,有一次晚上的时候,我们同连的几个同事到后山去喝酒,我睡的床位刚好在墙的旁边。 
那天晚上,我跟我旁边的同事聊天,睡我下铺的那个跟另外一个人喝酒回来,看到他的时候,就说:“喂!某某人呀,给我根烟好吧?”他说:“好!”他给我一根,他自己也抽了一根,然后就上下铺,一共有四个人在聊天,结果烟抽不到两口,就听到下面有奇怪的声音,有人在急速打、打、打的声音,我就跟隔壁的趴下去看一看,头就歪一边看,看到把烟给我的那一个,他戴了眼镜,拿根烟,他在那边打他自己的脸,很奇怪,旁边的那个吓得要死,就抓著他的手:“你在干什么?”然后,他打得自己眼镜、烟啊,都散在旁边掉了。我们两个也害怕了,就下来看,看看说怎么回事?旁边一个走过来,说好像乩童在发作的样子。 
从前我们看电视的时候,好像乩童都是骗人的,不是骗色就是骗财那种感觉,我不太相信这种事情,因为很古怪,后来他打一打,突然不打了,不打之后,停下来嘴巴就开始念,要三柱清香,一直反覆念,我们连长室刚好有香,我们就跑去拿了三柱香,点了给他,这时候,我看到那画面,就跟我们电影的特技镜头是一样的,他人本来是躺著的,当那三柱香交到他手上的时候,他整个人就弹坐起来,他手甚至没有扶,一抓住那三柱香,人就弹坐起来,那种感觉真的很奇怪。 
他开始比划,拿了三柱香在比划,划完之后还很帅的一转,把那个香比到地上,他说(眼睛都闭著):“今天来这儿修行,没什么事情,但有一些事情要解决。”我听到这个,感觉毛骨悚然,背脊冷得整个灌到脑门上,有点害怕。他开始说话,意思是说,今天他到这个地方来,大家不要担心,要把事情解决,又要了一杯水,我们大家都还不晓得怎么一回事,要来一杯水之后,他就开始划划,念、念、念,突然眼睛睁开,就往后头窗子一扫,把那水洒过去。他躺下去,继续睡觉,他就睡著了,每个人把所看到的部份赶快跟连长报告,跟连长讲完之后,第二天,连长就问他怎么一回事?结果事情原来是,他们从后山回来,就跟了个女的,沿路一直跟、一直跟。那女的就有点想要加害他们的意思,睡我下铺的那个同事,他从前是一个乩童,就是跳八家将,脸上画油彩的那种,他沿路都有发现它在跟,他只觉得他不想去理它,已经回到我们寝室来了,他才一气之下上了身,我觉得最恐怖的一点是,我一直都不知道,我在抽烟的时候,那个女的就在我脚后边,事后想想,就觉得很可怕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