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弟在十五岁的时候,尝试过给灵体骚扰的亲身经验.
那个时期,我还是一个无神论的无知少年,一切事物也尝试以科学角度 去解释,而且,还是一个非常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.试问,各位看官, 你敢夜半的时候到坟场游玩吗?小弟就试了很多很多次了,你说这样的 一个小孩子你不被他激死或吓死吗?
记得那时,小弟因家境问题,入读了一所寄宿学校,我相信各位也应该 知道,寄宿学校,那有一间不闹鬼的?故事便由那时展开......
闹鬼.鬼故事.神打导致鬼上身等等故事,充积了校院的每一个时间. 空间,每一人也习已为常,不当是一回甚么大不了的故事,除了一些胆 子较小的同学,(不过他们会很早便退学了).
不知是那时开始,校院竟流行起”碟仙”这个玩意来,不怕死的我,很 自然地去找门径,看看它究竟是甚么来头,为何它竟有令人沉醉的魔力 ?如是者,终于给我找到那一位对这方面素有研究的同学--亚明(假 名),几经辛苦,终于令他肯给我一齐参与,但其条件是,我只能成为 旁观者,可能他觉得我是搅蛋的居多吧.
终于到了相约的那个时刻了,看见那个课室已有两位同学到达,我当然 摧亚明开始,但他说∶招”碟仙”一定要三个人才可进行,亚明坚持一 定要等那位同学到来才开始这游戏,我无奈地等着.等着......
差不多三十分钟了,那位同学还没有来,而我也非常不奈烦了,再三请 求底下,亚明决定由我暂代那位未能到来的同学.
明小心地一字一字的说给我听玩”碟仙”的规则,不能这样,不能那样 等,但我已给那面”碟仙图”吸引住了,给他一轮教训之后,游戏开始 了.
见他首先拿出了一些道具来,(香烛.碟等杂物,不作详表,见谅!) ,跟着念念有词,再命我们把右手的中指伸出,放在那一支划上红色箭 咀的小碟上,之后,他命令我们闭目,诚心地请求”碟仙”到来,那时 我的心情非常的紧张,静心的等待着事情的发生.
一分钟...两分钟,直至十分钟后也没有任何反应,我那时十分的愤 怒了,我觉得有人在作弄我,安排这次聚会,只不过在愚弄我吧了,我 立时大声的说∶”我数三声,如你再不移动的话,我便立即把’你’打 破!”,”一...二...三”,我立时把碟拿起,作势欲打破那碟 子,但亚明立刻制止说∶”不好!”
我也不知是甚么缘故,我静静地放下碟子,转身走开,一步.两步.三 步,我直到现在我还清楚记得那第三步之后所发生的事.我忽然打了一 个冷震,我心中觉得有点儿不妥了,但我心想不能掉人现眼,我不发一 声的慢慢地步回我所住的宿舍,故事便由此刻才开始发生.
那时的天气接近三十度摄氏,我竟然冷得穿着了两件毛衫及一件大褛, 同学好奇的问我是否”发冷病”,我那时只能对他们说我有点儿不舒服 ,轻轻的带过便算了.
宿舍关灯后,我还是很无助之际,有一位同学--亚天(假名)走过来 问我究竟发生何事?因为我跟亚天不太熟悉的关系,我只跟他说我病了 ,明天还要看医生呢.他突然指着我励声说∶”你知唔知你’鬼上身’ 呀?我好想帮你,但你一定要说给我听事件经过!”我那时无奈地将事 情始末和盘托出.见他双眉紧锁片刻,随即说∶”你有 宗教信仰?” ,我答道∶” 呀.”他跟着便建议我用自救的方法试试.
他首先教我请神上身的方法,(不作详述).我努力了差不多十五分钟 也没有效果,他便尝试用第二种方法,他叫我不用怕,他很快便会回来.
三数分钟后,亚天连同小强及亚华(假名)带了一个大袋回来,亚天正 色道∶”我们现在为你开坛作法,但你一定要将这次的事保守秘密!一 会儿你可能会看见一些你意想不到的事,不用怕,没有甚么大不了的.”
亚天跟着便叫小强把风,立即开坛作法.祗见他念了很多我听不懂的”咒 语”,(有点儿像电影的情节,)搅了二十多分钟,他忽然大声道∶”亚 华,我唔掂呀!快些帮手.”亚华立时请神上身,好像是”齐天大圣”, 加入了战团,我只见亚天非常认真地念念有词,而亚华则手舞足蹈地跳来 跳去,口中吱吱地叫,活像一支猴子般,最后,亚天突然点起朱砂,向我 的面划了片刻,再大力向我的额头一拍,我便晕了.
随后的情节我不想详述了,但因为这事,我跟亚天.亚华及小强成为了好 朋友,我更因这事而开始研究起”玄学”,包括神打.六壬. 山,风水 .紫微斗数等等学说,更被人称为潘大师差不多十年,最后更花了我四年 多的时间来研究”佛教”,而至于我为何会成为”基督徒”,那便是另一 个故事了,希望下次有机会说给你们听,为你们作见证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