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我们文科的学生来说,让我们学什么《数据结构与算法》之类的课程,简直是痛苦万分的。书是胶印的,全英文,大而厚,从高空作自由落体,足以砸死人。老师据说刚从国外留学归来,所以普通话显然已经退化了,每次都引得众人哄堂大笑。每次他的课,我都在下面看杂书。大家笑,我也笑。后来我问同学,他每节课必提紫菜,他一提,我就肚子饿,我实在不明白紫菜与这门课有何关联。同学笑答:“紫菜者,子串也。”我顿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