毛拉应邀在一位朋友家吃晚饭。饭后,主人挽留毛拉住下,第二天再回家。
入睡时,毛拉觉得睡帽过大,便用手绢儿在中间打了个结,然后戴在头上。
次日清晨,主人看到毛拉戴睡帽的那副样子,说道:“你这是什么戴法?把睡帽都勒死了。”
“我若不勒死它,”毛拉说,“它就把我憋死了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