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年前我跟一个寡妇结了婚,她有一个已成年的女儿。  后来我父亲跟我妻子的女儿结了婚,我女儿就成了我继母,我父亲成了我女婿。  两年后我妻子为我生了个儿子,她是我后母同母异父的弟弟,儿子管我叫爸爸,我管儿子叫舅舅。  女儿又为我父亲生了一个儿子,她是我的弟弟,但他又必须管我叫外公。  同时我是妻子的丈夫,我妻子即我后母的母亲是我外婆,所以我是自己的外公。  于是我想到了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