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伏在床边,床单被他抓的一团凌乱。

身后的男人还在缓慢而坚定地深入。

他不是第一次了,却还是无法习惯,肌肉崩得很紧。

身后的男人一边抚摸着他的腰安抚他,一边深入。

当熟悉的液体在体内爆发,他终于忍不住仰起头,阳光勾勒出他性感的脖颈。

身后的男人退出后说:“针打完了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