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万雄狮过长江,我周立波未必愿意过黄河。阿拉吃阿拉额咖啡,不去又不会得被捉进去。当然,实际上我老想去讲讲标准的上海人,我格种算混了比较差的,但如果让全国人民看到上海人是格个样子,不是要崩溃啊。所以,现在对于春晚上不上,我的答案是“先拿郎晾在旁边,晾到伊困着为止,格个就叫郎昆。”百万雄狮过长江,我周立波未必愿意过黄河。阿拉吃阿拉额咖啡,不去又不会得被捉进去。当然,实际上我老想去讲讲标准的上海人,我格种算混了比较差的,但如果让全国人民看到上海人是格个样子,不是要崩溃啊。所以,现在对于春晚上不上,我的答案是“先拿郎晾在旁边,晾到伊困着为止,格个就叫郎昆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