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次,蜂王设宴请客,虫儿们统统应邀会集。
蝉弹琴,蝶跳舞,蜂王高兴极了,称蝉为琴师,叫蝶为采客。晚上,大家酒兴正高,只
是苦于没有灯烛,荧火虫便大放光明。
蜂王又高兴地说:“外国的电气灯也不过如此罢了。”可是看见那亮光是从荧虫的屁股
中间放出的,便称呼它为“光后先生”。
荧火虫皱着眉头缩着颈脖,闷闷不乐地说:“承蒙您大王赠送美名,不胜荣幸之至。只
是屁股后面光,不是句好话。”
(苏州人讥笑没有子女的人为“屁股后面光”。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