‍‍‍‍我是南方人,记得第一年来北方上学,没人管,撒开花的玩,染了个黄毛回家过年。
刚进家门,爷爷看见一手拉着我,心疼的啊。
嘴里念叨着:“孙女儿是不是读书特用功啊,你看把头发都读黄了。”‍‍‍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