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病理学时,有很多学生打瞌睡,教授于是发脾气了:“对于真正死亡的时间,医学界一直争论,究竟是脑部停止活动时算是死亡,还是心脏停止时算死亡。但如果是前者,我便不得不宣布:‘这班学生大多死了。’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