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美国数学系的研究生来台湾搜集中国古代数学发展的资
料,朋友请我代为招待。他是首次来到东方,也没有学过中文,可是
竟在短短半小时内学会写错综复杂的“张”字——而且还是草书。
惊讶之余,不免向这位天才请教。他说:“这没有什么,我只是用一
笔把三又四分之十三这个数字写出来而已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