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说一位老乡,自然是北方人,来到北京,那时候公共服务守则里,还没订“不许夹摔乘客”这一条,让他赶上了,连呼:“夹腚了!夹腚了!”松开车门,全车大笑,另一位好心乘客告诉他:“北京话,不叫‘腚’,叫屁股。”这时售票员问:“上那儿?”老乡立马改口:“安‘屁股’ 门(安定门)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