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啪!”她甩了他一耳光。“分手就分手,我也不稀罕你,这辈子再也不想看见你!”她哭喊着,转身离去。听见门被用力关上,他终于支撑不住,瘫坐在地。没有所谓的第三者,也没有所谓的变心,只有他手上的化验报告…他紧紧攥着手中的化验单,脑中回荡着医生刚刚说的话:壮士,您有喜了!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