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孙策舞文弄墨之后,总会惯性地轻舔笔头,有时嘴唇便不免沾墨泛黑。展昭第一次看见时,神色古怪。“公孙先生,展某有一问不知当不当讲……”“展护卫但说无妨。”“您是不是刚亲了包大人?”“靠。”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