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婚后的二天,阿Q碰到好友阿P。“哥们,洞房花烛夜,给小弟讲点荤的……”阿P笑问。“别提了!兄弟。”阿Q苦言:“喜酒醉人,又睡得迷糊迷糊,起來后,往太太忱头上放了二百元钱……”“完了,完了!嫂子肯定要发火。”“她要是发火,给我两耳光我都高兴……”“咋了?”“她找给我五十元钱,叫我趁早打的走……”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