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名精神病医生在一起聊天。 
“你遇到的最困难的案例是什么?”一个问道。 
“我曾经遇到一位病人,”另一个回答说,“他总相信他有一位富有的叔叔在南美洲,会留给他一大笔财产,所以他每天什么也不干,就在等通知他去领遗产的信。” 
“结果怎样?” 
“我花了八年的时间治好了他,但是,那可恶的信来了!!!”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