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直对自己的象棋技术很有自信,征战整个学校从没输过,室友不服,起身迎战。刚开局,他便吃了我二车一炮,为防止局势恶化我竭力阻止,却奈何敌不过他。最终,让他吃了我的帅。我面对如此结局不由陷入了沉思:我是应该先把室友送进精神病院呢,还是先把他胃里的几颗棋子取出来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